财经热点‎ > ‎

全球资产配置成家庭财富配置新“风口

发布者:jin zhang,发布时间:2015年7月28日 下午6:28

经过30多年的发展,中国的民营企业走到了需要传承的当口。当“创一代”遇到“富二代”,如何顺利把自己辛苦打拼下来的家业传递给下一代,做到家族的基业长青?在7月11日举办的中欧2015第四届中国家族传承论坛上,来自全球的学者和资深业内专家一致认为:中国的家族企业传承需求,正令家族财富管理这一新兴的财富管理子行业迅速扩张,而全球资产配置则成为家族资产配置中非常重要的一环。 

家族财富管理的多元化平衡 

经历了中国经济30多年的高速发展,中国的家族企业已经进入了稳定发展和传承接班的阶段。家族企业的传承问题,也已经成为关乎企业兴衰的重大问题。也因此,2014年度成为中国家族财富管理的“元年”,各类金融机构均推出了针对家族财富管理的相关业务,试图在市场中占得先机。 

在沃顿全球家族联盟创始人、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罗伯特·高尔根创业学教席教授、管理学教授Raphael Amit博士看来,家族财富管理并非简单的投资,两者之间的区别在于,投资是基于某个具体的投资机会所做的活动,需要考量的关乎其风险,以及预期的回报等因素。但财富管理,则更加具备整体性。这是一个整体且多元的概念,因为它的重点在于要平衡多个目标。 

“除了让家族的金融资本的保值和增长,与此同时,也很重要的是要保持家族的传统、传承和文化。聚焦于家族的团结和和谐,要保持后代的团结和和谐。”

 Raphael Amit博士更指出,家族财富管理的另一个要素是要考虑整个家族的资产表。“我们把它叫作家族整体财富管理。比如说我的主营业务是食品行业,但是我发现,因为食品行业的风险很高,所以我可能要去多元化,要去跨行业、跨地理区域,甚至跨资产类别配置。也就是说,它讲究的是一个整体性目标。”

  中国成“创富”新中心

  统计数据显示,中国的民营企业不但吸纳了超过60%的就业人口,同时为社会创造了大量的物质财富,也带动了其背后的企业家们的个人财富递增。招商银行与贝恩管理顾问公司最新联合发布的《2015中国私人财富报告》显示,截至2014年底,我国个人持有的可投资资产总规模已突破100万亿元,达到112万亿元,个人可投资资产在1000万元以上的高净值人群首次超过100万人,年均复合增长率达21%。中国成为名副其实的“创富”中心。

 根据中欧—上海信托《治财有道——中国民营家族财富管理白皮书》(以下简称白皮书),对于家庭资产在1000万元以上的高净值人群而言,调查显示个人可投资资产中,有40%的人的现金在500万以上,22.7%的人为500-1000万,16.4%人的为1000-5000万,2.7%的人是在1亿以上的现金,投资比例中现金存款占比在5%-20%。此外,基金、股票和债券相对占比比较大,占比均值在30%左右,有1/5的人占比达到50%,而房地产投资几乎是财富拥有者们无一例外的稳定性持有资产之一,基本所持有房产价值在500万以上,平均价值2000万,而收藏品平均投资额占比则较低,平均投资额仅为300多万,占比也只有6%左右。

 而从财富来源看,白皮书显示其主体来源是来自于企业财产、分红和个人收入。同时,夫妻共同财产,房地产投资和股市的投资这三项占比是持平的。而且大多数的财产都是来自于一代的创造而不是继承。这也显示了在当前这一传承的特殊转型期,家族财富管理的迫切性。

 值得关注的是,白皮书的联合作者、中欧国际工商学院芮萌教授现场对白皮书进行了深入解读,他指出本年度的白皮书得出以下发现:首先,中国民营企业家的资产配置不够多元化,持有成本欠考虑;同时,这类人群的投资习惯依赖个人经验,投资回报预期尚缺理性;第三,在理财过程中,企业家喜欢亲力亲为,依赖个人判断和自身人脉关系网,对专业机构信任度不高;最后,企业家的慈善认知有待拓展,且应当关注子女家庭教育。

 全球资产配置成新“风口”

 事实上,随着中国财富人群的迅速扩张,日益强劲的国民资产跨境投资趋势和财富管理行业整体现有服务能力出现短板的现状成为亟待解决的问题。

 据芮萌教授介绍,当前国内的家族财富管理市场上,可谓进入“战国时代”。私人银行、信托、保险、券商以及大型的第三方理财机构均涉足于此,并展开了竞争。不过他也指出,调查显示中国的富裕人群在投资过程中缺乏一张完整的家庭资产负债表,这导致了其在财富管理过程中,其境内外资产配置组合缺少优化的组合。

 而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高净值人群的海外投资需求也呈上升趋势。高净值人群境外投资目的已从此前的“分散风险”向“主动寻求海外投资收益”转变。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估计,未来3~5年人民币可以自由兑换后,相当于15%~25%的中国GDP,即超过10万亿人民币资产,会离境购买境外资产。

  但是,对于大多数的财富拥有者而言,中欧的白皮书却显示其都更倾向于国有的理财机构来打理其资产。虽然这类人群中的43%也选择了两个或是两个以上的专业机构,但芮萌教授指出,因为多家机构的投资组合趋同,导致其投资风险并没有因此降低。同时,由于目前境内资产管理的主要问题是政策法规的变动比较大,以及理财机构不够成熟和专业,使得家族财富管理业务中仍有短板待补。而在海外资产配置的时候,高净值人群遇到的问题主要是三方面,一个是海外资产管理的安全性,第二个是税务问题和投资回报率的问题,最后一个是法律不成熟信息不对称的问题。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