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热点‎ > ‎

欧元区解体论再度升温

发布者:jin zhang,发布时间:2010年11月26日 上午6:30

路透柏林11月25日电---眼看危机从爱尔兰扩散到葡萄牙,继而西班牙,欧洲首脑们恐怕要被迫倾尽半年前刚建立起来的1兆(万亿)美元救援基金来守护欧元.

欧元区内部裂痕扩大,欧元渐失民心,因德国纳税人反对实施一连串成本高昂的救援,而欧元区二线国家的财政紧缩计划正触及其承受底线.

最终会有越来越多的国家认为要适可而止,或主动或被迫脱离欧元区,重新采用本国货币.

这在几周前还是难以想像的情况,但现在有越来越多专家认为,若决策者不能团结一致拿出拯救欧元、消除投资者对财政经济失衡顾虑的更有力策略,欧元区分崩离析的噩梦就将以某种形式成真.

直到目前为止,只有英国的怀疑论者做出这种欧元区分裂的末日预言,他们当中有人认为欧元区及其统一执行的货币政策,从一开始就存在致命缺点.

英国经济学家、咨询机构Capital Economics分析师Christopher Smallwood于夏季撰写一篇长达20页的论文,题为"欧元区为何需要解体";有"末日博士"之称的美国经济学家鲁比尼(Nouriel Roubini)亦曾预言,欧元区成员国将被迫放弃欧元.

随着欧洲债务危机卷土重来,波及爱尔兰并对葡萄牙和西班牙构成压力,新一批怀疑论者也随之诞生.他们认为欧元区保住当前形式可能有些困难,尽管很多人相信保住当前形式的可能性最高.

金融时报评论员Gideon Rachman等部分人士指出,如果民众对救援行动的不满上升到一定程度,或德国政府无法说服欧元区夥伴支持其建立永久性援助机制的计划,德国或将退出支持.

持不同看法的学者在联邦宪政法庭对德国参与救援希腊的合法性提出质疑.若他们获胜,将对欧元产生灾难性影响.

其他人士认为,欧洲情况稳定的核心国家和债台高筑的二线国家之间的经济差异,最终会将欧元区分裂成"北欧元区"和"南欧元区".

也有人认为,德国会设法将希腊这些它认为本不该加盟的弱国赶出欧元区.

"我认为欧元区不会瓦解,德国也不会重新启用德国马克,但我们可能看到一个把'差学生'扫地出门只保留同类的欧元区,"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执行董事、牛津经济政策学会总裁Domenico Lombardi表示.
 

但这些声音代表的仍是少数派,怀疑论者中也鲜有人确信欧元区将很快瓦解.

欧洲的密切观察者,以及捍卫欧元的政策制定者,均排除了近期解散的可能性.

他们对此表达了强烈的情感因素,亦指出该项目的经济层面投资、背後支持的政治力量、以及退出将带来痛苦、复杂形势和耻辱.

他们也指出了欧元本身的韧性,尽管过去三周来欧元兑美元挫跌约6%,但就历史水平而言仍不失为强劲而稳定的币种.

德国央行总裁韦伯周三表示欧元"没有回头路",他向法国听众担保,一旦1兆美元的安全网有不足迹象,政坛人士们会筹集更多资金.

欧洲改革中心副主管Katinka Barysch称,"我猜测未来好几年内决策者仍将会尽力挽救."

"如果你身处伦敦,会认为这已是注定失败了.他们不了解其中的政治投资,他们只是观察到债券利差情况,就认为这注定失败了."

华盛顿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研究员Jacob Funk Kirkegaard认为,瓦解仍是"难以想象的",并指出欧元区对希腊危机的反应,是在反复延迟之後,摒弃了规则要求,采取果断行动予以遏制.

"如果欧元面临严重风险,可以预期会出现更强有力的回应,"他称."在西班牙被迫违约或危及欧元之前,你会看到欧洲央行印制500欧元面值钞票,直接空投撒钱."

**财政同盟行不通**

不过,如果近期动荡可以证明什麽的话,那就是"震慑"举措不太可能长时间安抚投资者,也不太可能改变他们认为欧元区从根本上是存在缺陷的看法,因该地区存在着巨大竞争力差距,而这或许唯有靠更为紧密的财政同盟才能解决.

沿着这条路下去对德国来说是行不通的,德国一直坚持欧元区二线国家通过通缩性削减工资和进行痛苦的结构改革来提高生产力,这与其自身成功的经济模式一致.

现在希腊、爱尔兰和葡萄牙在实施这些政策,但怀疑论者忧虑未来几年内这一策略会显示出严重缺陷,同时也担心影响欧元区稳定的内部失衡情况再次浮现.

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OECD)上周预测,到2012年德国经常帐盈馀将重返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7%左右的峰值,而希腊和葡萄牙2012年赤字则分别为相当于GDP的5.9%和8.0%,虽然远低于危机前的双位数水准,但仍算相当高.

欧洲决策者似乎都意识到了,市场可能不允许欧元区得过且过地对其财政规范进行小修小补.

欧元区新成员斯洛伐克的财长周三将欧元区瓦解的风险形容为"非常真切",而前一天德国总理梅克尔对国会表示欧元"处境严峻".

"这是一个系统性风险,必须要系统性应对,但目前为止仍未见到这类回应,"Lombardi称."目前对此的应对是按国家进行的,首先是希腊,现在是爱尔兰,可以肯定的是他们不会是最後一个."(完)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