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热点‎ > ‎

希腊大选暂传利好 根本问题悬而未决

发布者:jin zhang,发布时间:2012年6月17日 下午5:46
和讯外汇消息 据最新官方预估,希腊支持财政紧缩政策的保守党新民党在国会选举中将险胜反对财政紧缩政策的左派政党,希腊人民投票结果显示决定留在欧元区。同时,希腊左翼联盟领导人齐普拉斯刚刚发表讲话,承认败选,对新民主党表示祝贺。

  希腊大选结果不太可能立即制止动荡和混乱的局面。希腊迫切地需要政治上的稳定,无论是单一党派取得绝对多数的支持率,还是几大党派组建联合政府。但是,在希腊新政府实施欧洲现代史上最为艰难的财政紧缩措施时,是否能够获得足够的内部和外部支持?目前希腊与三方集团的援助计划已经脱轨,新政府将不得不快速行动采取新的措施,以确保得到民众和债权人的支持。鉴于希腊经济已然承受的损伤,这一点并不易,加之政府的政策工具所剩无几,三方集团的耐心也几近枯竭。如果希腊新政府的政策主张与三方集团的意见不符,那么局势将快速恶化。若希腊政府未能相对快速地建立领导层和可信度,该国将再度面临成堆的经济、金融、政治和社会问题。

  希腊既是一个危机最深重的国家,又是一个后复苏的国家。只有在经济大环境好了之后,原来的经济比如航运业、旅游业才能够恢复。没有任何一个人希望到一个社会动荡的地方,希腊不能稳定的话,欧债危机就不能稳定,就不能使整个欧洲复苏,这样又会使希腊继续“病”下去。在这样的循环或漩涡当中,显然经济转型复苏是没有希望的,而且是很渺茫的,并且从现在靠紧缩来反危机的路径来看,它的债务占GDP的比例在不断升高,而不是像财政预测的那样不断降低。复苏是有一个过程的,是一个倒U型的曲线,现在还没有到开始复苏的阶段,还有一段路要走,至少现在还看不到有经济复苏的迹象和可能性,这种可能性还有赖于各方维持。

  希腊政府削减赤字的努力一直遭到反对党和民众的抗议,实现财政盈余的目标难度很大。即使大幅紧缩财政的举措获得认可,希腊目前的经济实力也难以化解高额债务。据测算,假设希腊政府今后能够一直保持收支平衡,以其长期债券平均利率5.7%计算,在未来20年,希腊需每年保持8%的经济增长率,才能使其公共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降至90%以下,这显然难度很大。

  紧缩财政措施至今未能有效的将希腊财政赤字降下来,却把希腊经济拖累到超出了人们的想象的萧条程度。首都雅典的居民甚至说,雅典成为一座鬼城。不仅高档酒店里空无一人,连平价服装商店也无人问津。并使失业率大幅上升,根据最新数据,希腊青年人失业率达到了52.7%,每两个青年人里就有一人失业。社会问题也接连显现,经济形势持续恶化以及一系列紧缩措施的实行使希腊社会矛盾趋于尖锐,债务危机使一般希腊人的收入缩水约四分之一,很长一段时间里雅典市中心的宪法广场差不多每天都有抗议活动。4月4日,一名77岁的老人在宪法广场开枪自杀,留下遗言指责希腊政府处理债务危机不当。可以预测到的是,不管哪个政党执政,弥漫整个希腊社会的不满情绪都不会自动消失,并有可能在某个时刻被引爆。

  在欧洲经济一体化进程中,统一的货币使区域内的国家享受到了很多好处,在经济景气阶段,这种安排促进了区域内外的贸易发展,降低了宏观交易成本。在金融危机来临时,陷入危机的国家无法因地制宜地执行货币政策,进而无法通过本币贬值来缩小债务规模和增加本国出口产品的国际竞争力,只能通过紧缩财政、提高税收等压缩总需求的办法增加偿债资金来源,这使原本就不景气的经济状况雪上加霜。

欧元区拥有统一的货币政策,却未能统一财政政策,这是欧元区问世时的先天不足。在欧元区这样一个实行单一货币政策的松散货币联盟里拥有十余种不同的财政政策,这也使得爱尔兰和希腊等成为了木桶的“短板”。当资本从华尔街、从伦敦金融城、从法国和德国的银行流向希腊,它是繁荣的。但是,华尔街崩溃了,在希腊、爱尔兰、西班牙等国保持资本流动的私人资金消失了,这种消失就意味着危机的开始。在爱尔兰,就是在损失被转移到国家以前,私营部门尤其是房地产开发商走向破产;在希腊,则是国家在“好时光”时期直接进行借贷,因此希腊的危机是以公共债务危机的形式出现。

  1999-2008年间希腊GDP年均增长率为3.9%,显著高于欧盟平均水平。然而希腊经济过度依赖消费,同一时期经济增长对消费依赖程度平均为90.4%,导致外部逆差扩大、政府债台高筑。上世纪70-80年代,希腊也曾经历宏观经济严重失衡局面,1973-1993年通胀率一直维持在二位数,平均高达18%。为了应对严重通胀,希腊不断提高利率,1973-1993年间将利率从6.1%提高至17.4%。高利率客观上约束了政府举债行为,将赤字率和债务率维持在了相对可控水平。

  加入欧元区后,希腊凭借“借来信用”,得以获得廉价融资,但与本国经济基本面相适应的利率调节工具不再发挥作用,在客观上助长了过度借贷消费,导致危机的发生。丧失汇率工具更使得希腊难以有效、主动地调节外部失衡。加入欧元区前,希腊外部失衡维持在比较可控的范围。上世纪90年代,希腊贸易赤字增长,促使希腊本币德拉克马贬值调节。加入欧元区后,希腊贸易赤字率高达两位数,但欧元却因欧元区整体宏观经济强劲而显著升值,客观上加剧了希腊外部失衡。

  虽然欧盟实现了货币统一,但并未实现财政统一。这意味着,某些国家一旦出现财政问题,将会严重影响其他国家。然而,一些国家存在的问题也会被欧元区整体经济的发展所掩盖。要解决这一深层次问题,需要欧元区各国对自身的经济主权作出更大让渡,同时加强自身和整个欧元区财政监管的力度。

  自2009年12月美国标准普尔等信用评级机构下调对希腊的信用评级开始,欧洲主权债务危机愈演愈烈。欧元区国家迫于形势紧迫在2010年5月通过了应对危机的救助方案。现在二年多的时间已经过去,该救助方案收效并不明显,希腊的情况反而有进一步恶化的趋势,屡屡面临债务违约的境地。

  希腊主权债务危机的演进及欧元区的救助行动显现了欧元区在经济一体化进程中存在的深层次矛盾——虽然欧盟实现了货币统一,但并未实现财政统一。这意味着,某些国家一旦出现财政问题,将会严重影响其他国家。然而,一些国家存在的问题也会被欧元区整体经济的发展所掩盖。要解决这一深层次问题,需要欧元区各国对自身的经济主权作出更大让渡,同时加强自身和整个欧元区财政监管的力度。有关专家也希望欧元区各国能够通过解决希腊债务危机,对相关问题进行深入的思考并适时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

  希腊政府此前实行的几次财政紧缩政策并未有效削减财政赤字。这充分说明,希腊当前经济增长乏力、失业率居高不下等问题已经成为解决主权债务危机的结构性障碍。如不能对本国经济结构和社会福利等进行彻底的改革,则很难从根本上扫清解决危机的障碍。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