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博客‎ > ‎

为何大多数家庭都需要重病保险?

发布者:jin zhang,发布时间:2018年8月4日 下午12:02

人寿保险已经广泛地被人们接受了,但谈到重病保险,很多人都乐观地想,癌症,中风?那是别人家的事, 与我有什么关系。但实际情况呢?每过一段时间,我们都可能都会听到一些不好的消息,亲朋好友中有人不幸住院,一查癌症晚期;华人社区又开始募捐了, 又是癌症。癌症,中风,心肌梗死,脑肿瘤,肾衰竭,柏金森综合症,大动脉手术,失明,长期昏迷,失聪,心脏瓣膜手术,主要器官移植,瘫痪这些对非医学专业人士来说是非常陌生的字眼,一旦进入人们的生活,带来的将是挥之不去的痛苦和灾难。最近一部电影《我不是药神》,它直击癌症重病患者的痛点,中国每年新确诊的癌症病例是380万,也就是说每天都有上万人确诊患癌,中产和破产,小康和赤贫,中间只隔一场病。

加拿大的数据也不容乐观,加拿大癌症协会的数据显示2017年新增癌症患者206200例,因癌症而死亡的人数达80,800。加拿大心脏及中风基金会的资料则显示, 每年约有70,000人患心肌梗死 (Heart Attack) ,有62,000人患中风 (Stroke) 。众多统计的结果都会令人感到不安,它们显示,越来越多的人在有生之年都有可能面临严重的疾病危机。这些疾病离我们如此之近, 每个人都不得不考虑这样的问题: 万一不幸患病,我有足够的保障吗?如果没有, 医疗费用从何而来? 万一不能工作, 我有足够的存款和储蓄来支撑家庭的各项开支吗?

重大疾病患者在身故之前,除了失去工作收入能力之外,也会成为家庭经济的一大负担。由于医药科技的突飞猛进,过去的绝症多数已能予以控制,患者生存的机会大增,生命也得以延,约有60%的癌症患者存活期会超过5年,约有80%的中风患者能存活下来,然而,家庭负担(护理,医疗费用,家庭开支,房屋贷款)也跟着延续下去,成为更严重的问题。

南非的一位医生巴纳德是一名在心脏移植方面有相当高造诣的医学博士,世界首例心脏移植的手术实施者。巴纳德一生救助了无数病人,但他看到他们虽然肉体上活了下来,但财务上却了,甚至因为财务之而带来精神上的崩溃及整个家庭的灾难,他无法平静。他说,作为医生我可以救治病人,甚至可以延迟和挽救病患的生命,可我却不能解决病患因为缺钱而放弃治疗。于是他与南非的保险公司合作,于1983年推出世界上第一款重大疾病保险,1986年之后,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家保险公司相继推出重大疾病保险,并得到了迅速发展,保障范围也慢慢扩大。1995年,中国大陆也引入重大疾病保险。巴纳德最知名的一句话是,大家需要保险,不光因为人人都会死,还因为我们都要好好地活着。

在加拿大,我们有健康医疗卡,重病住院不需要自己支付费用,为什么还需要重大疾病保险呢? 首先,重大疾病保险是基于生存的保险,只要受保人一旦被诊断患上保单中所列举的重大疾病项目,并渡过存活等候期,即可获现金赔偿。受益人在收到赔偿后,任随己意,自由运用款项,有了这笔款项,可以到全球各国寻找最佳医生和医疗护理,其次,当我们谈到健康医疗时,大多数人认为政府或雇主的医疗保险可以涵盖大部分的医疗费用,但事实并非如此。当人们不幸患上重病,可能失去工作及收入,雇主的医疗保险也会随之失去;虽然有健康卡,但安省医疗保健计划OHIP在提供医疗保障时有许多限制。比如高于普通病房标准的医院服务费、私人护理费、出院后的处方药物、化疗费用、新特效药和治疗方法等费用需自费。在加拿大患病后治疗等候期漫长, 菲莎研究所(The Fraser Institute)统计数据表明,若患重大疾病需要手术治疗的平均等候期达到17周,而有些重大疾病是不能等的,越早治疗, 康复的机会才越大;另外, 如果离开安省超过212天,不再受OHIP的保障,而返回安省后,需要重新经过三个月的等候期。

重病保险计划同其它保险计划一样,是未雨绸缪、防患于未然,认识到它的重要性,了解到对它的需要性,希望得到它带来一份安心,那么选择重病保险是越早越好,千万不能等到生了病或是感觉生病了再去投保。保险公司对体检不合格的申请人有权加价或拒绝保险。

(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任何具体理财建议,若需财务规划建议,请联系作者或咨询相关专业人士。)

作者:张进,CFACFP,特许金融分析师,加拿大注册财务规划师。联系电话:647-686-6898

 

Comments